麻豆传媒可爱的梦梦

“王先生,?”

赵波一脸诧异的看着王欢,他只是一个帮派的小头目,只是在酒吧里看见过王欢的手段,其他的一无所知。

云箐咬了咬牙,道:“狮子王,这几个人在眼里不过是小杂鱼罢了,留他们性命对们的计划也没影响,还请看……看在我是蛊神女人的份上,放我的这些属下离开。”

谁也没有想到云箐这个时候会出来给这群人求情。

虽然她也知道这机会很渺茫,当她还是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死在这里。

辛格笑道:“他们的确是小杂鱼,在我眼中更是可有可无,既然云箐小姐把蛊神前辈搬出来,那位也给这个面子,他们不用死,但是却要留在这个院子里,谁也不能踏出去一步。”

他可以无视云姥姥,但是却不能小觑云箐,这位一旦成了蛊神的女人,而又对他心生怨恨的话,以后只要在蛊神耳边吹吹枕风,谁也不知道蛊神对他的态度。

索性不如结个善缘。

“哼,们还不谢谢云丫头,要不是她求情,们这些人都得死!”云姥姥冷冷扫院子里众人一眼。

训斥完那些人后,她对着面前拱了拱手:“多谢狮子王。”

院子里的人脸上各异,听到不用死,心里松了口气,不过一想到暂时的失去自由,心里有些沉郁,可是跟死比起来暂时失去自由也算不得什么事。

“多谢大小姐求情。”有人感激的道。

烛光中的女孩静谧迷人的风情

王欢却笑了笑,打趣着云箐道:“原来还是有点良心嘛,我还以为这个只知道挖别人眼珠子的蛇蝎美人会不顾大家的死活呢。”

“哼,别得意,的眼睛我迟早要挖掉。”云箐冷冷的说。

赵波见此,面带愧疚之色,低声道:“王先生,对不起,这次是我害了,把带进了火坑。”

王欢是他的救命恩人,但现在因为他的原因,害的王欢和霍萱香也跟着被囚禁在这院子里面,生死还要看别人面子。

“害我?没有害我。”王欢淡淡一笑。

“王先生,不清楚这位狮子王的强大,这个人是降神教的二号高手,降神教的教主行踪隐秘,教内的事都是由他一手掌控。”

“没事,我就是要见他们教主,正愁没人带路呢。”王欢道。

好不容易遇见降神教的二号人物,王欢又这么能轻易放过。

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援助朱雀,现在遇见谋杀朱雀的阴谋,正中他的下怀。

辛格听到王欢的话,眉头怔然,“臭下子,要见我们教主?”

“对,给我带路,我想见他。”

“找死!”

辛格脸上一沉,杀机浮现:“本王看在蛊神的面子上,已经答应饶们不死,却敢对教主不敬?”

“我的死活,需要看那什么蛊神的面子吗?”王欢呵呵一笑。

“放肆!”

“找死!”

云姥姥和辛格两人同时大怒。

辛格怒道:“不知好歹,这是自己说的,那就别怪我不讲信用,云小姐,也看到了,不是本王不给蛊神前辈面子,而是他嫌弃蛊神前辈的面子。”

“都是!”云箐怒视着王欢。

要不是这个人口无遮拦,说不定经过她求情,这些人还有活命的可能。

结果就是他乱说话,害的这么多人都陪着他死。

“傻啊,云丫头亲自给们求情,却自寻死路!”云姥姥也愤怒的盯着王欢,这小子还以为自己是谁,还要见降神教的教主?还看不起蛊神大人的面子?!

云姥姥说:“算了,这个人他自己找死,要留下来送死就留下来吧。狮子王,刚才答应过云丫头,那么除了他之外,其他人应该可以离开吧。”

辛格沉默不语。

“狮子王,答应过我的。”云箐有些焦急。

她虽然不在乎王欢的死活,甚至巴不得这个可恶的家伙早点去死,但是其他人她还是不忍心,也无法做到。

辛格皱眉道:“云小姐,是蛊神前辈的女人,这人都没把蛊神前辈放在眼里面,却还为他求情,不知蛊神前辈知道后,会不会不高兴?”

“云丫头,已经做了该做的,他自己找死,已怨不的了。”云姥姥冷漠的盯着王欢。

“本来就是如此,我的性命什么时候需要看别人的面子才能活,谁有这么大的面子?蛊神,我都没听过他的名字。”王欢平静如水,而且他真的没听过什么蛊神。

“这小子……一个凡夫俗子,当然不可能知道蛊神大人的存在!”云姥姥一甩衣袖,气呼呼的道。

“,要就死就自己去死,为什么还要拉着这么多人跟陪葬!”

云箐眼神不善的怒视着王欢。

“死?谁说他们会死的,放心吧,这里死的人不是他们。”王欢大刺刺的说。

一点也没把什么狮子王放在眼里。

“!”云箐气的跺脚,怒气冲天的说:“我不管了,狮子王,要杀就杀吧。”

狮子王沉郁着脸,盯着王欢:“小子,本王已经给了一次机会,却不懂得珍惜,现在没有人救得了了。”

王欢却没去回他的话,而是转身对着霍萱香说:“这次我出手,没什么可说的了吧。”

“哼!”霍萱香哼了一声,不过事关她姐姐的安危,没有再跟王欢置气。

王欢这才回首看着狮子王辛格说:“带我去见们教主,我饶不死。”

“哈哈哈,饶我不死?一个无名小卒,也敢在大发厥词,教主乃是神灵一样的存在,岂能是这等蝼蚁想见就见的?”

说完,狮子王身上气势猛地一震,想一圈波浪沿着四周扩散,一个肉眼可见的圆圈以他为中心散开,震的在场的人纷纷退步。

他的双手成爪,如同狮子扑兔,发出一声呼啸声,向着王欢扑去。

王欢一脸正经,做出伤感的叹息,说道:“看来我的名声还是不够响亮,什么时候我竟然沦为无名小卒了。”